司法考试论坛中法网学校司考交流平台『 司考交流论坛 』 → 最高院:过高违约金的调减基础包括可得利益


  共有30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最高院:过高违约金的调减基础包括可得利益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风吹劲草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阿诺 帖子:3992 积分:488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18 21:27:00
最高院:过高违约金的调减基础包括可得利益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6 15:43:00

 
裁判要旨:鉴于不少人对《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中的“损失”仅理解为实际损失,该理解不正确,本院在此强调,该损失不仅仅指实际损失,还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
一、基本案情 2014年5月21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甘肃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甘肃分公司)与庆阳智霖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霖实业)、庆阳市智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霖房产)签订《重组协议》[协议编号:信甘-A-2014-003]约定,智霖实业以3亿元的价格向信达甘肃分公司转让其对智霖房产享有的3.407亿元的债权,信达甘肃分公司分两期向智霖实业支付该3亿元的价款(首次支付2亿元,第二期收购款为1亿元),债务重组宽限期为24个月,重组宽限补偿金年利率为7.23%,并对首期还款计划作了约定。
2016年1月7日,信达甘肃分公司与智霖实业、智霖房产、赵智霖、李小梅签订《展期协议》[协议编号:信甘-A-2015-003]约定,信达甘肃分公司同意对智霖房产未偿还的1.9亿元展期债务及4275万元的展期补偿金展期并制订了分期还款计划,智霖实业、智霖房产、赵智霖及李小梅仍按照《抵押合同》《质押合同》《保证合同》规定的权利义务继续对展期债务承担主合同项下的担保责任。
2016年12月30日,信达甘肃分公司与智霖实业、智霖房产、赵智霖、李小梅签订《补充协议》[合同编号:信甘-A-2016-008]约定,各方确认展期债务余额为17172.77万元,展期补偿金1219.51万元(展期补偿金年利率参照《展期协议》执行),进一步明确智霖房产的还款计划(2017年3月25日偿还展期补偿金601.05万元;2017年4月25日偿还展期债务2200万元;2017年5月25日偿还展期债务3800万元;2017年6月25日偿还展期补偿金553.29万元;2017年7月9日偿还展期债务11172.77万元,展期补偿金65.17万元。展期债务及展期补偿金合计18392.28万元),规定如果债务人未能按照还款计划按时、足额支付任何一期款项,信达甘肃分公司有权宣布未到期重组债务和重组宽限补偿金立即到期,债务人应立即清偿全部未偿还重组债务、重组宽限补偿金、违约金等,违约金自债务人违约之日起按其全部未还金额每日万分之五计算,进一步明确智霖房产、智霖实业、赵智霖及李小梅继续按照调整后的还款计划承担担保责任。
后因智霖房产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诉至法院,各被告认为按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人民法院予以调减。
二、裁判要点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终355号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甘肃省分公司与庆阳市智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庆阳智霖实业有限公司等债权债务概括转移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一审法院将违约金从日万分之五调整为年利率6%是否正确的问题。该院认为,一审法院将违约金自日万分之五(年利率为18%)调整为年利率6%,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
第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要正确理解该解释的内容,关键要判断该条款中规定的“造成的损失”,是否仅指实际损失。《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或者应当预见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根据体系解释的原理,从《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来看,“造成损失”和“造成的损失”中的“损失”,不仅仅是指实际损失,还应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本案中,一审法院仅仅考虑了实际损失,即资金占用费,而根本没有考虑合同约定的合同履行后信达甘肃分公司可以获得的利益,明显违反了《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以及《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
第二,被上诉人抗辩称,其与信达甘肃分公司之间的纠纷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信达甘肃分公司作为金融机构,收取的收益不得超过年利率6%。本院认为,《重组协议》《展期协议》《补充协议》本身并非金融借款合同。退一步讲,即使智霖实业、智霖房产与信达甘肃分公司之间实质上系金融借款合同,但并没有法律或者行政法规规定金融借款合同的年利率不得超过6%,仅此理由,一审判决就应当予以改判,被上诉人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认为,一般金融借款合同约定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只要总计不超过年利率24%,都应该肯定合同的效力,其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因为这些合同约定的年利率不仅包括了实际损失,还包括了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对于典当等特殊类金融借款合同的利率规制,则应遵从部门规章的规定和行业惯例。因此,对于一般金融借款合同,只要约定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只要总计不超过年利率24%,就没有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要求调减违约金的余地,当然更没有适用《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的前提。
第三,若智霖房产严格履行《重组协议》的约定,信达甘肃分公司在资金占用期间(二年内)的重组债务偿还金额和重组宽限补偿金偿还金额为2.6亿元,信达甘肃分公司借款为2亿元,上述期间内信达甘肃分公司对2亿元的年收益率为15%;若智霖房产严格履行《展期协议》的约定,信达甘肃分公司在资金占用期间(一年半内)的重组债务偿还金额和重组宽限补偿金额为2.3275亿元,在此期间的展期债务为1.9亿元,上述期间内信达甘肃分公司对1.9亿元的年收益率为15%;若智霖房产严格履行《补充协议》,信达甘肃分公司在资金占用期内(190天内)的重组债务偿还金额和重组宽限补偿金偿还金额为1.83929亿元,在此期间的展期债务为1.717277亿元,上述期间内信达甘肃分公司对1.717277亿元的收益率为13.64%。由于智霖房产未严格按照上述协议履行其义务,给信达甘肃分公司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上述利益,故一审法院将智霖房产需向信达甘肃分公司支付的违约金调整为年利益6%,明显适用法律不当,其根源在于对《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造成的损失”中的“损失”仅理解为实际损失。由于信达甘肃分公司主张按约定的日万分之五即18%的年利率支付违约金未超过《重组协议》《展期协议》约定的年收益率15%的百分之三十,以及虽然略微超过《补充协议》约定的年收益率13.64%的百分之三十,但综合考虑本案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对信达甘肃分公司的这一上诉请求,应予支持。
鉴于不少人对《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中的“损失”仅理解为实际损失,该理解不正确,本院在此强调,该损失不仅仅指实际损失,还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
三、野莽简评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再申字第84号韶关市汇丰华南创展企业有限公司与广东省环境工程装备总公司广东省环境保护工程研究设计院合同纠纷案民事裁定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在计算实际损失数额时,应当以因违约方未能履行双方争议的、含有违约金条款的合同,给守约方造成的实际损失为基础进行计算,将合同以外的其他损失排除在外。对于一方当事人因其他合同受到的损失,即使该合同与争议合同有一定的牵连关系,也不能简单作为认定争议合同实际损失的依据。
对于前述司法解释中“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规定应当全面、正确地理解。一方面,违约金约定是否过高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予以判断,“百分之三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固定标准;另一方面,前述规定解决的是认定违约金是否过高的标准,不是人民法院适当减少违约金的标准。因此,在审理案件中,既不能机械地将“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情形一概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也不能在依法“适当减少违约金”数额时,机械地将违约金数额减少至实际损失的百分之一百三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年第9期)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